名城苏州 滚动 苏州 原创 民声汇 专题 国内 国际 社会 评论 图片 视频
锲而不舍追凶12年 命案积案终告破
时间:2020-08-01 08:53:55 来源:引力播移动端

  “记得多带点换洗衣服……”月初的那次出差,苏州高新区刑警大队大队长傅林特别提醒手下。这次,他们又要去寻找那个最熟悉的陌生人。其实大伙儿心里都清楚,队长的提醒就是给大家坚定信心和决心:一定要找到潜逃12年的赵小强。

  听闻专案组即将再出发,高新区公安分局科技城派出所副所长的朱红民立刻向组织申请:“让我一起去,这是我12年来的心愿!”2008年,朱红民还是高新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侦查中队长 。当年的5月28日晚上9点多,狮山派出所接到报警,称夏家浜一家沿街店铺内有血渗出。接到指令,朱红民同其他侦查技术人员赶至现场。在现场勘验和走访调查后,明确死者系王某,王某的妻弟赵小强有重大作案嫌疑。高新区公安分局立即成立专案组,对犯罪嫌疑人赵小强开展了追捕——

  跨省追捕 嫌疑人却似人间蒸发

  2008年,高新区立体化防控体系还在探索阶段,案发地夏家浜是当时高新区治安管理难度最大的区域。案发后,尽管民警第一时间掌握了嫌疑人赵小强逃跑时搭乘的出租车情况,但当追踪到高速卡口时,赵小强已下车离开苏州,潜入浙江,自此不知所踪。

  当时,省际之间的信息共享机制还不完善,高新区警方对赵小强上网追捕,但始终没有消息。为了获取更多线索,当晚高新区公安分局组织刑警大队和狮山派出所成立追捕组,连夜驱车赶至赵小强的老家安徽阜阳。在赵小强老家的村子里,朱红民和专案组民警一呆就是一个多月。

  几乎都是同姓族人的村庄很难接受外人,更不用说是来办案的民警。一开始,朱红民等人很难和赵小强的家人或村民说上话,凭借着破案的决心和绝不服输的毅力,朱红民等人一有机会就帮助村民干活,和村民搭话,终于渐渐掌握了更多的信息。

  原来案发前两天,赵小强曾说要到苏州把妻子带回来,但之后就再没回过家。因为专案组的其他成员也没有搜寻到任何关于赵小强的信息,朱红民判断,赵小强一定隐姓埋名,在一个难以让人发现的地方躲藏。就在这时,同村村民又透露了一个信息:赵小强有朋友在淮北的矿场上工作,他们关系比较好。赵小强会不会到矿场上去了?

  马上出发!朱红民等人立即赶到矿场,一到就傻眼了。矿场有2万多人,用工情况复杂,人员登记混乱,就算赵小强真在矿场,一时半会儿也难找到他。朱红民等人没有放弃,他们就与矿工一同吃住,多次下矿对疑似人员进行核查。

  3个月下来,矿场内人员情况基本摸清,但赵小强没有来过。

  锲而不舍 警方攻心劝投嫌疑人

  尽管12年来始终没有赵小强的消息,但高新区公安分局从没有放弃过对赵小强的追捕。为了尽快攻破命案积案,专案组每年都会前往赵小强的老家排摸线索,围绕赵小强和其社会关系深入研判,一旦了解到可疑人员马上出发去核查,有时候一出差就是一个多月,多地辗转的机票、火车票已是厚厚一摞。

  今年初,高新区分局加强命案积案攻坚专案组建设,集中最优势的力量进行攻坚,在历年工作的基础上进一步开展综合分析研判。6月,高新区公安分局刑警大队大队长傅林带领蔡鑫海等人再次前往嫌疑人老家,发现赵小强家人有意无意地咨询现在的刑事政策等相关情况。

  专案组立即调整方式方法,在和其家属讲清法律政策同时,紧抓有力时机多渠道感化,同时专案组其他工作组在阜阳、常州、河南等地开展细致走访调查,对可能知晓赵小强近况的关系人逐一摸排见底。

  功夫不负有心人,7月2日晚,通过层层中间人,赵小强向警方表达了投案意愿。

  东躲西藏 再回首却已物是人非

  专案组成员随即驱车辗转数千公里,将赵小强押解回苏。7月3日早上7点多,赵小强回到了多年潜逃的起点。

  这里早已建起了高楼大厦,当年那些参加追捕他的民警有的已调离高新区,有的已离开刑侦岗位。而当年刚结束实习期进入狮山派出所工作的王喜义,在被调至刑警大队、法制大队工作多年后,兜兜转转回到狮山派出所。

  在当年的办案区,见到让自己“朝思暮想”却未曾谋面的嫌疑人,王喜义早已没了先前的激动。当年第一次接到的大案就是这起命案,12年过去,赵小强和当年被追捕时警方掌握的图像资料相比变化很大。

  “12年来,抓捕赵小强已经成了大伙儿的一件心事,现在可以说是如愿以偿了。”由于前期为案件做了很多细致全面的侦查工作且对案情非常熟悉,蔡鑫海、王喜义负责对犯罪嫌疑人的审查工作。

  经审查,赵小强对自己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据其交代,当年因为家庭矛盾,赵小强一气之下冲到苏州将王某杀害。逃离苏州后,他没敢再用过自己的身份,辗转浙江、河南等地到处打零工,不敢和人交朋友,也不敢在一个地方多呆。近年来对家人愈加思念,因担心有生之年无法再见到母亲,在投案后,赵小强向专案组提出想和母亲见面。从人文关怀角度出发,专案组民警随即安排母子二人见面。当看到离开时身体还很硬朗,如今白发苍苍、身体佝偻的母亲时,赵小强的心理防线彻底崩塌,泣不成声。他说:“我很后悔当时干了这样违法犯罪的事情,害了两家人,也后悔没有早点来投案,没能尽孝也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苏报融媒记者 天笑 通讯员 魏越 文/摄)

责编:吴昊

本篇文章共有1页 当前为第 1

欢迎关注名城苏州官方微信:www2500szcom(微信号)